当前位置:香港六合彩 华夏牧文吧 > 日记 > 正文
一片茂密的森林里,栖身着很多种鸟类。鸟的鸣叫声不绝于耳,农夫与小偷,有的叫声悦耳动人,有的叫声悠扬婉转,有的叫声浑朴响亮……百鸟齐鸣,局面煞是壮观。
终于有一天,森林厌弃这份嘈杂,六合彩资料,便恼怒地赶走了绝大局部鸟儿,只留下了不善言辞的孔雀。
过了一段时光,森林却无奈忍耐这份寂寞,便又请回了啼声悲凉的乌鸦。
没过多少天,森林仍认为日子过于枯燥了,便又请回了叫声欢乐的喜鹊。没过几日,森林仍是觉得林子里太过寂寥,于是,百灵鸟、画眉、麻雀等鸟类又陆续地被请回到了森林,森林又恢复了往夕的热烈和活力。这次,香港六合彩,森林不再感到百鸟的鸣叫是一种嘈杂,并学会了欣赏百鸟的争鸣,野猪的悲剧,生涯过得无比高兴。本来,容纳和观赏,才干让本人跟别人都畅享好日子,六合彩开奖,20年后看婚姻

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

成功青睐狂者

“灭绝师太”我爱你

狼和马

喝海水

处方笺的背面

两个和尚

一路风雪一路歌

爱的初体验

做好自己就行了

青果涩涩

被优点打败

你的七寸在哪里

你不再是我什么人

如果不爱,请你告诉我

捕獭者说

再见,夏天的结尾

IBM创始人:曾经“一事无成”的父子

把一张纸卖到3万元

取舍的原则